中国足球至少有5家俱乐部已启动混改!天津未来也是

原创 PC4f5X  2021-03-29 10:13 

一场狂欢,几多寥落,反赌扫黑之后,中国足球平静走过了十年,十年之后我们赫然发现,中国足球又走到了岔路口:这个冬天,众多俱乐部陷入困境,这个春天,中国足球仍旧在纠结。

但中国足球并没有停止脚步,在过去几个月,中国足球至少5家俱乐部启动了混合所有制改革,包括典型的河南建业、浙江能源、沧州雄狮和昆山FC,也包括另一种意义上的“混合所有制改革”——山东泰山,而在青训领域,除了上述俱乐部的青训,像星辉青训也在和湖北省方面合作,未来极有可能走向混改之路。

实际上,有望起死回生的天津津门虎,并不是以泰达为投资人继续生存那么简单,其方向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。

目前中国足球的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仍旧处于探索阶段,改革过程中也不可避免会发生问题,但这个方向已经清晰,也是中国职业联赛正确的方向。

从1994年到2020年,26年的中国职业联赛,起起伏伏,但走的其实是一条道路:单一投资人道路,期间国企进进出出,私企走走停停。

2004年前后,中国足球遭遇重创,原因是多方面的,但多家国企受政策限制退出职业足球圈,乃至解散俱乐部,是原因之一,实德和健力宝组建“实德系”和“健力宝”系,也是重要原因,他们都是单一投资人;而在2015年到2019年的中超疯狂泡沫化时代,代表性俱乐部恒大、上港、权健、华夏幸福,同样都是单一投资人,如今,泡沫破灭,中国足球一地鸡毛。

多元化是好办法,但什么样的多元化才可以更稳定呢,毫无疑问,混合所有制改革方向的多元化是最稳定的。

中国足球的改革,要学习世界先进足球规律,学习足球管理经验,借鉴先进训练方式,跟踪先进技战术打法,但在俱乐部股权改革方面,最重要的还是和中国的国情结合。中国经济在过去的40年取得大发展,很重要的原因是国企和民企两条腿走路,前者基于基础建设,具有极高的稳定性,后者发展商品经济,展现出超强的活力,稳定和活力兼具,铸就了中国的经济奇迹。

道理很简单,中国足球不能脱离于中国的经济模式而存在,一些民企俱乐部希望完全照搬西方足球管理模式,这肯定是行不通的,而一些人呼吁国企全面接管,甚至回归体工队模式,这自然也是走不好的。

2013年11月15日,《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提出“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”;2014年,《政府工作报告》进一步提出“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”;2015年,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提出:“优化俱乐部股权结构。实行政府、企业、个人多元投资,鼓励俱乐部所在地政府以足球场馆等资源投资入股,形成合理的投资来源结构。”此处表述以多元化改革为主,但政府、企业、个人多元投资,其实也体现了混改的方向。

但在随后多年,职业足球的多元化改革并没有真正体现,反而是在2020年和2021年初,职业俱乐部的多元化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取得了突破性进展。

2020年6月,济南文旅获得40%股权,至此,济南文旅、国网和鲁能集团形成了大约433的股份比例;11月,浙江能源正式入股浙江队,浙江能源和绿城房地产集团各占50%;2021年1月30日,沧州建设集团和永昌集团签约,双方分别拥有沧州雄狮50%股份;2021年2月20日,郑州市人民政府、洛阳市人民政府和建业集团签约,形成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433的股权比例。

浙江、沧州雄狮和河南嵩山龙门都是典型的混合所有制,山东泰山则是两家央企和一家地方国企,是另一种形式的“混合所有制”。

远不止如此,2021年3月8日,中甲的昆山FC进行股权变更,昆山文商旅100%股权只保留35.66%,常奥体育等多家企业被引进;青岛俱乐部虽然目前是私企俱乐部,但多项赞助来自于国企,股权虽然不是混合所有制,但投资其实已经是“混合所有制”,向混合所有制方向改革也是很简单的事情;此外在青训层面,最近4年快速崛起的青训机构星辉青训学院和湖北省体育局合作,也在朝着这个方向迈进。

这是一个全新的迹象,也是一个全新的方向,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在26年的连续左突右击之后,目前最终开启了俱乐部股权的大变革:告别单一投资人时代,进入多元化、混合所有制时代。

和单一投资人俱乐部相比,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后的俱乐部,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责权利如何明确:战略目标如何制定?管理由谁负责?监管和效率如何均衡?这都是问题。

在目前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俱乐部中,无一例外地选择了共同出资、共同监管,但由私营企业选派团队进行运营的办法,河南嵩山龙门由建业为主运营,沧州雄狮由永昌为主运营,浙江由绿城为主运营,昆山FC由常奥为主运营,至于国企,对俱乐部的介入有深有浅。

原因有两个方面,其一是延续原有的运营管理模式,其二则是私企在运营方面更有活力。当然,未来的混合所有制改革,任何模式都是可以探索的,只要做到责权利明确,只要兼顾稳定和效率,即可,比如聘请足球经理人管理也是一种方式。

混合所有制改革只是开始,在前进的过程中必然要不断探索,不断解决出现的问题,对此,记者认为有三个方面是改革和深化改革的过程中需要注意的:

其一,俱乐部股权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,整个中国职业联赛也应该是“混合模式”改革,不能一刀切让所有俱乐部都是混合所有制,要允许单一的央企(符合政策)投资,单一的地方国企(符合政策)投资,单一的私企投资,或者私企的多元化股权俱乐部。俱乐部内部股权的混合所有制可以保证稳定,整个联赛的“混合模式”同样可以保持稳定,并互相对照,互相借鉴,互相促进。

其二,未来的深化改革的方向,应该是向个人(俱乐部会员)开放股权,让俱乐部会员成为俱乐部决策的一份子,哪怕这一份子股权占比不高,投票权不高,但监管和督促的作用更加重要。实际上,在未来中国足协以及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决策机制中,也需要向球迷、媒体开放。

其三,目前中国足球处于低谷,欠薪和准入有所反复和放松,但未来两到三年的时间,这一块必须收紧,最终的目标就是:欠薪零容忍,准入不延时,最终让中国职业联赛信誉回归,中国职业联赛进入快速发展轨道。

职业联赛和青训是中国足球发展的两条道路,在青训方面,其实方向已经清晰:体教融合路线。2021赛季,U15及以下青超联赛赛事就要向体教融合赛事过渡,这是一条更加清晰的道路,当然短期内面临比赛质量不足的困难,需要采取多项措施予以弥补,以避免对青训造成打击,但这条道路,前途毫无疑问是光明的。

作者:陈永

(责任编辑:刘頔_NS4812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hjetway.com/243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